在刚刚结束的八届三中全会,中国把深化市场改革作为改革的重头戏,可谓是瞄准了政府过度干预经济这一导致中国若干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弊端后的最大的顽疾。它把大量本应由市场调配的经济资源交给政府管理。如果我们做一个跨国度、跨文化的对比,我们可以见政府过度干预经济危害之巨大。

 

首先、它每触及之处,便创造出了权力和权力寻租的机会,就有可能成为中国某些不良官员贪污腐化、作威作福的乐土。在中国法制不健全、决策过程不透明、监督薄弱的情况下,每一个审批环节、每一道衙门,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官商勾结的场所。为什么中国商人要忙于找市长,而美国企业家要忙于找市场,就因为美国政府不参与微观经济活动。我2003年给新疆一个民营企业做两周的咨询,见到政府官员就比我在西门子工作近二十年的还要多几倍。

 

其次、它创造出中国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来管理经济。如果以官方的数字,中国公务员已经达到700多万人之众。而且,越来越多的人还拼命想挤到这一个吃皇粮、不创造经济价值的行列中来。在中国很多贫苦老百姓还无钱就医、上学等基本保障的情况下,供养这700多万公务员的工资、房子、车子、宴请等费用就成为老百姓的重负。相比之下,美国一遇到经济危机,联邦、州及地方政府都纷纷裁员。

 

第三、它导致了大量的盲目投资、经济资源的浪费。中国日益增多的空城、庞大的地方债、政府大量举资支持、然后崩溃的光伏行业,就是明例。在美国,政府管理经济也是同样的无能,如美国邮局和ObamaCare。好在美国没有像中国管那么多。不然,债务就早超20万亿了。

 

第四、它摆不正政府作为监管机构的位置。在美国,政府主要职能之一是鼓励市场竞争、让消费者收益。而在中国,政府既是经济球场的运动员,又是裁判员。我在几年前就看到这样一件怪事,成都电信进行小灵通降价,受到发该委的干预,声称是让国营企业利益受到损害。那国家该不该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呢?

 

令人遗憾的说,中国的大多数官员和百姓从未认真地认识到市场经济的优越处。他们只知道工业革命,而不知道亚当-斯密思同样为大英帝国的崛起,成为日不落国作出了巨大贡献!

 

中国在经济起飞的年代,借鉴日本的工业政策、韩国对大企业的扶持的模式对中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但是政府过度干预经济已将中国推入了重重困境,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。

在这里,我赞同中国把深化市场改革作为下一步改革的重点。但是,它的成功取决于中国政府对其改革目标的合理制定和实施。我在2001年随美南专家团在中南海会见温家宝时,给他提的建议就是:中国政府应该少干预经济。他回答道,中国政府已经减少了若干审批项目,放开了多少物价等等。由于他这一代中国领导人,从来就没有经历和认识到市场经济的基本构架、模式和机制。没有一个合理的目标,其改革的结果就是令人遗憾的。

 

如今、八届三中全会以一段并不十分具体的文字阐述了其市场改革的目标:“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,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,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、宏观调控体系、开放型经济体系,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,推动经济更有效率、更加公平、更可持续发展;”然而,它没有明确地把政府定义在只保障国家安全、提供公共服务、规范市场这样一些符合现代经济学定义的范畴之内。因此,我对其市场改革的目标的定义,是有疑虑的。在这里,我只能寄希望于李克强。作为厉以宁教授的高徒,我诚望他得到了厉老的真传。

 

即使是市场改革的目标定义到位了,其实施道路将会是十分坎坷,因为它需要从中国的若干达官贵人、红二代、红三代盘子中把肥肉抢走。希望这些人都有了一点健康生活的理念,不太在乎减点肥了!

 

在我以上提出的这两个希望都没有落空的条件下,中国才有希望建成一个现代的经济体系,在经济管理质量上步入发达国家之列!

 

: 该文于20131115日发表于backchina.com 等中文网站。